正文卷 第1216章:岁月静好(大结局)

    王桓不是说非得要一个儿子继承家产。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而是他在怀疑是不是狗ri的系统作祟,夺了他繁衍后代的能力。当然,这只是他的猜测,因为他觉得自己身体绝对没问题。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男人,不能说不行!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系统,是不是你?”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赶紧的,出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说句话!”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可惜,系统不可能回答他如此无聊的问题。不行就是不行!关它什么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正当王桓跟系统杠起来的时候,铃铃铃~~~电话响起。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接通一听,瞬间站了起来,瞪大眼睛:“慕云,你说的是真的?”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江慕云道:“千真万确。”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好!我知道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挂掉电话,王桓呼吸变得急促,双手攥成拳头,眼里满是激动。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良久后。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才压下澎拜的内心,点开了江慕云给他发来的一封邮件,内容如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桓哥,历经五年,你的室友郑风在大西北提出了一个天才的构想,并且利用五年时间渐渐将其运用到实际操作中来。这个操作为:在当今全球全球地球变暖,风沙化严重的时代,为了绿化地球,用户可以通过步行、在线缴纳水电煤气费用、网络买单、网络购票等一切的行为,来减少碳排放量。用户的行为将会在虚拟网络中体现为一棵树,当用户的低碳行为足以支撑这棵树长大后,便能够‘买走’网络中一棵树,同时他们则会让公益组织、环保企业、志愿者在现实中某个地方种植下一棵树……”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郑风打来电话,他提出了两个希望,第一:希望你帮忙给这个构思取一个名字,毕竟你是文学大师。第二:希望你能够将这个计划接入620爱心基金,以及整个华夏甚至全球所有的APP,因为这是一项全球的公益行动,只有让全球的民众加入进来,才能量变引起质变。让地球变得更美好。”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看着看着,王桓眼珠子开始瞪大,心中泛起滚滚惊涛。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能够让江慕云夸赞为天才的构思,就足以看出来此事有多么的伟大!而且五年时间,郑风已经做过了足够的前方准备和调查,以郑风的性格,既然现在敢提出来,那么就有着100成功的把握。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如果能够成功,这简直是一个创世纪的伟大成果!”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王桓心都在沸腾。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利用亿万网友的力量,去改变沙漠,去完成绿化。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是积少成多、滴水成海。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无与伦比!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无法形容!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震撼,他完全被这个宏图给震撼到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过了片刻,王桓才深吸一口气,沉入系统。良久后眼睛一亮,他居然在系统中找到了平行世界中一个类似的项目,只不过王桓发现郑风的计划和实践成果,由于没有某些约束,因此比平行世界中还要优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以郑风的构想出来的宏图,加上我的号召力。这个计划绝对会比平行世界中产生更大的影响,甚至会改变世界环保格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不知道过了多久。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王桓才拨通了江慕云的电话:“慕云,答应郑风,将这个项目接入620爱心基金。并且告诉他,如果可以我希望这个项目被称为:蚂蚁森林。”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一个月后的某天。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全球亿万观众发现,支付宝、微信、斗音、企鹅、Ins、有土逼……在几乎所有的支付以及社交平台上,都多了一个叫做“蚂蚁森林”的东西。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并且同一时间,华夏各大媒体、电视台,世界上几乎所有知名电视台,全都开始铺天盖地宣传“蚂蚁森林”的项目。尤其是华夏,特意用了长达十分钟的新闻联播时间来解析,开创了非官方项目新闻长度的奇迹。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瞬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全球沸腾。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卧槽!这是谁想出来的?”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的个神啊,让我们生活中息息相关的事情,去推动地球绿化?”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神了!这个想法简直神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蚂蚁森林……说的太好了,我们亿万人类就是一只只蚂蚁,只要我们团结起来,就能够将沙漠变成绿洲。”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现在地球环境日益恶化,这样的项目必须要支持。”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是造福全人类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怀才能想出这样的计划?”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冲鸭!我要在塔克拉玛干种下十颗树,等十年后我亲自去看它。”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也要种树。”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有意思。”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无数的网友内心都被深深震撼到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正在所有人心中涌起热血的时候,一个更大的新闻被人爆料了出来:这个项目的创始人名叫郑风,而郑风为当初王桓在大学410寝室的室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消息传出。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再次爆炸!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郑风?那个曾经被媒体称为410寝室唯一废物的人?”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的天!这种格局不亚于桓哥的人,居然被媒体说为废物?”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种人,以后要被历史铭记的!”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妈呀,当初桓哥寝室的四个人,都特么什么神仙人物?”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快疯了,一个寝室四人全是王者。”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郑风之名,一夜之间,传遍天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一天。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410寝室成为了整个华夏,乃至世界上的神话。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410传奇寝室,终于成了真正的传奇。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同年6月。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高泽雨跟Kayla毫无征兆敲定了婚礼,奉子成婚。两人虽然都处于事业巅峰期,可是面对新生命的产生,也只能走上婚姻殿堂。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在高泽雨的婚礼结束后,王桓索性在魔都买了一栋别墅,跟高泽雨、陈辉等人毗邻而住,这样一来在生活和工作上都能够互相照顾。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里还有一个有趣的事情,Kayla自从嫁过来后,为了彻底融入华夏生活,给自己取了一个华夏韵味十足的名字:郭爱雨。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一日晚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难得所有人没有事,王桓、魏硕、陈辉、高泽雨、七七、kayla等几人聚在别墅客厅聊天。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王桓好奇问Kayla:“为什么给自己取姓郭?”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Kayla理直气壮说:“郭guo和高gao是两个读音最相近的姓,代表了我跟雨不可分离的缘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听得其他人大眼瞪小眼。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王桓刚想说话,忽然。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咚咚咚~~~”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轻轻的敲门声响起。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众人齐齐一愣,因为这里是别墅区,而且外面有吕明军守着,按理说应该没有外人来才对。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那么是谁?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七七站了起来,走过去打开门。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下一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王桓、陈辉、魏硕三人同时站了起来,浑身僵住。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门外面,站着一个被晒得黝黑,但是却高大威猛的男子。男子满面风尘仆仆,似乎刚刚从遥远的地方而来。他看到客厅里的王桓等人,登时露出灿烂的笑容。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个身影是如此的熟悉。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回来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郑风站在门口,笑着笑着眼里就流了下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欢迎回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欢迎归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疯子,欢迎。”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王桓等三人终于回过神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魏硕第一个冲了上去,狠狠锤了郑风几拳,眼里泛着泪花:“疯子,你还记得回来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陈辉走上前去,给了郑风一个有力的拥抱。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王桓跟在后面,眼神复杂,他努力克制自己沸腾的内心,尽量用平静的声音微笑道:“郑风,你做到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郑风没有回答,只是听到王桓这句话,眼眶再次一热。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从背包里取出一个泛黄的圆筒,打开圆筒,一幅龙飞凤舞的字展现在众人面前。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今朝前去,莫愁前路无知己。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日归来,天下谁人不识君!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字画是五年前他离校的时候,王桓送给他的。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而今天。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的确做到了:天下谁人不识君!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在经过了足足五年的分别,401寝室四匹狼终于再次相聚在一起。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每个人脸上泛着灿烂的笑容。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彼此聊着过往的趣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旁边的高泽雨、七七等人则微笑听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气氛融洽。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正在这时候,忽然Kayla猛地站了起来,捂着嘴朝卫生间跑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哎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高泽雨连忙跟了过去,不过马上又被撵了回来,讪讪笑着:“孕吐,而且有些厉害,这孩子看来不省心。”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呵呵。”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王桓一听,心中就有些复杂,他正想再次杠一波系统。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忽然下一刻,便见到七七从座位上冲了出去,同样捂着嘴跑向卫生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紧跟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两人此起彼伏的呕吐声传了出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看向了王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王桓浑身僵住。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两小时后,所有人重新坐到了一起。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只不过这次,七七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而王桓则跟个傻子似的嘿嘿直笑。检查结果出来了,的确已经怀上,而且快五周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哇喔,老大,我们也太有缘了。哈哈哈,不行不行,以后同是儿子一定要结为兄弟,女儿结为姐妹。一男一女结为……”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高泽雨激动得哇哇大叫,只是最后被王桓抢过话茬:“结为兄妹。”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实在不想跟这个逗逼结为亲家。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当然,如果自己是儿子,高泽雨是女儿,还可以考虑。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若是反过来,有多远滚多远。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嘿嘿,这事以后再说。老大你这么有文化,要不就在这里给我儿子取个名字?”估计高泽雨早就打着王桓的主意了,说完话后,眼睛就开始放光,盯着王桓。而且Kayla也露出期待的眼神。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取名字?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自己孩子名字都还没想好呢。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王桓无奈摇头,这帮家伙。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只不过很快,便听到陈辉笑道:“要不叫高富帅?多好的名字。”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高泽雨一瞪眼:“你走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郑风:“那叫高大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还高处不胜寒呢……”高泽雨怒道:“你们能不能正经点?”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要正经的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高中。”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高考。”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高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高跟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一堆人开始哄笑,调侃着高泽雨,甚至乱七八糟的名字都说了出来,气得高泽雨几乎抓狂。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时,魏硕忽然一本正经道:“我这还真有一个好名字,嫂子中文名不是姓郭吗?所以这个名字既包含了你们夫妻的姓,还代表了一定的深刻含义。”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真的?”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高泽雨露出怀疑的表情,这丫有如此高的文化水平?不过看到魏硕认真的表情,还是问道:“什么名字?”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魏硕:“高压郭。”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高压锅?高……压……郭?……我去你妹!”高泽雨脸瞬间就黑了,一脚朝着魏大总管踢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魏硕哈哈大笑,直接避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高泽雨却不肯放过他,再次扑了过去。两个家伙在别墅里开始上跳下窜,一片鸡飞狗跳。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良久后,两人才安静下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目标对准了王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魏硕:“王桓,你儿子以后的名字准备取什么?”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听到魏硕的话,大家都露出思索的表情,没有人跟刚才一样开玩笑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片刻后,高泽雨眼睛一亮:“老大可是世界王者,所以我想到了一个霸气侧漏的名字,绝对适合。”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众人目光纷纷看向他。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高泽雨嘿嘿道:“老大王霸之气外露,儿子不如叫王霸。”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魏硕大赞:“好名字,的确是好名字。”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王霸?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王八?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王桓气得吐血:“好你大爷!”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几人再次打闹起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几个人气喘吁吁,才全都累得瘫坐在沙发上。七七跟kayla两个女孩相视一笑,站起来将别墅的灯光调暗,让几人好好休息。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喧闹的别墅里登时变得宁静下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恍惚中。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曾经的学习时光,渐渐远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曾经的灿烂和精彩,已经翻了篇章。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曾经的风采和辉煌,终究会褪色。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只有亲人,才能伴你朝朝暮暮,花落花开;只有兄弟,才能伴你岁月年年、永如初心。此刻,夜色已深,皎洁的月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挥洒在每个人身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一切都是如此的美丽和安宁。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时光荏苒。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岁月静好。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全书完)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至尾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