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八百五十四章 这件事没完!

    第二天一早,徐老板就起了床。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宿醉让他还有些头疼,但一想到自己已经将日进斗金的白玉楼收入囊中,他就激动的再也躺不住,爬了起来。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让厨房烧了碗醒酒汤,他喝了一肚子当做早餐,热乎乎的舒服了不少。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让下人牵了马车过来,他上了马车,就直奔白玉楼而去。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那里现在可是自家的产业了,得赶紧重新开起来赚钱呀!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很快,他便来到了白玉楼。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和昨日一样,白玉楼紧闭着大门,没有开张。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徐老板颇为不满,上前哐哐砸门。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来了!”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龟公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不一会儿,就打开了大门。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没听说过懒人没得食啊?”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徐老板冲他数落“吴妈妈他们死就死了,生意也得做呀?老是关着门,客人都要跑完了!”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龟公被他数落得一脸疑惑,但还是客气解释“徐老板,不是我们不想开,而是老板还没回来,没人安排,想开也没法开啊!”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嗯!会说话!”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徐老板满意的点了点头,拿出几块大洋放在他面前“看赏!”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谢徐老板赏!”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得了赏钱,龟公喜笑颜开,陪笑说“徐老板你放心,等重新开业,我一定安排几个年轻漂亮的小姐好好陪你。”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哈哈!现在我还用得着你?”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徐老板大笑着,越过他便走进了白玉楼。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诶!”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龟公一愣,赶忙跟了上去“徐老板,我们还没开业啊!”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废话!”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徐老板摆了摆手,昂首挺胸的说“我就是来让你们开业的!照我看,你们以前的生意做得就有问题,现在我接了手,一定要大改!二楼的房间也要改成隔间,来喝花酒的客人还是占多数。中间那个戏台拆了,谁来这里是听人唱戏唱曲儿的?还不如多摆两张桌子!还有那儿……”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他一边转着,一边指点江山,龟公在一旁听得一脸懵逼。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那个,徐老板……徐老板!你先等等。”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龟公好不容易才拦住了他,陪笑说“对不住,徐老板,我们今天确实不方便待客,小姐们也都没梳妆呢!要不你过几天再来好了,到时候我好好给你安排。”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说什么呢?”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徐老板甩开袖子,皱眉瞅着他,点了点他的脑袋,呵斥“你睡昏了头了?跟老板也敢这么说话?”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什么老板?”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龟公懵了。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废话!当然是白玉楼的老板了!”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徐老板笑着说“你脑筋还没转过来啊?你们叶老板昨天都把白玉楼卖给我了,以后我就是你们的老板了!”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什么?”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龟公一脸疑惑“这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你就在旁边看着,怎么会不知道?睡一觉睡忘了?”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徐老板不满的瞪了他一眼,摆手不在意的说“懒得跟你计较,我说你记着,这些地方,都要改……”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诶?等一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龟公又拦住了他,惊疑问“徐老板,你是不是做梦了?我们叶老板一直都在广州,还没回来啊?”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什么?!”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徐老板皱起了眉头,有些愠怒的瞪着他“阿德,你是不是发昏了?昨天明明是你引我和叶老板见面的,怎么现在却说这种话?”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龟公惊了“我什么时候引你和叶老板见面了?”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你什么意思?耍我啊?”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徐老板怒了“叶老板呢?我跟他说!”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哪有叶老板?”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龟公也有些烦了“徐老板,你是不是做梦做傻了?我这几天可一直都在白玉楼,没出去过,叶老板从来都没回来过。”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什么?!”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徐老板惊了,心里不由咯噔一声。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是我做梦了?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不可能啊?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出门前我还看了那张契约的,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还按了手印,怎么会有错?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难道是那个叶老板想耍赖?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徐老板有些慌了,赶忙一把扯住龟公质问“叶老板在哪儿?叫他出来!我要和他当面对质!”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你这人怎么这样?我都跟你说了叶老板没回来,你怎么听不见呢?”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龟公被扯得疼了,心中也腾起了怒火,一把扯住了徐老板的手腕,厉声说“徐老板!你要是再存心捣乱,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见他态度强硬,徐老板登时气得咬牙切齿,扯着他的衣领大骂“我呸!你们这群王八蛋!存心设套骗老子钱是吧?那个姓叶的呢?你叫他出来!”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真是疯了!”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龟公一把推开他,指着他喝骂“姓徐的,你也不打听打听,这些年在白玉楼找茬的人都是什么下场,碰瓷都碰到白玉楼来了,真是猪油蒙了心!你赶紧走!别逼我动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好呀!你们这群骗子!”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徐老板牙齿咬得咯嘣直响,瞪着他低吼“我和你拼了!”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一边叫着,他一头撞向了龟公。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白玉楼中醉酒闹事的客人几乎每天都有,龟公经验丰富,闪身一躲,就躲了开来。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徐老板一头撞在了他身后的桌沿上,脑袋磕得脆响,捂着脑袋躺在了地上。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哎呦!”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徐老板捂着脑袋痛呼“打人啦!白玉楼谋财害命!打人啦!”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龟公抱着胳膊看他撒泼,哼笑说“谁打你了?你明明是自己撞上去的,少在这里耍无赖!来人!徐老板喝醉了,把他送出去!”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说着,后面就来了几个龟公,将徐老板搀了起来,往门口推去。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我不走!叫叶兴达出来!我要和他当面对质!叫他出来!”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徐老板挣扎着,但双拳难敌四手,他还是被龟公推到了门口,一把搡了出去。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哐当!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白玉楼大门重新紧闭,徐老板踉跄几步,差点扑街,还好被门外等候的车夫眼疾手快,上前一把扶住。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老爷,怎么了?你头怎么青了一块?”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车夫关切询问。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徐老板一摸额头,撞到的地方已经肿起了一个大包,热辣辣的刺痛。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王八蛋!欺人太甚!”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徐老板出离了愤怒,指着白玉楼的招牌大声叫骂,气急败坏。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忽然,楼上窗户被人推开,一盆洗脚水泼了下来,正准泼在了他的身上,将他淋成了个落汤鸡。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哎呦!泼着谁了?真对不住呀!”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龟公欠揍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徐老板气得浑身发抖,哆嗦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车夫赶紧扶住了他,将他脸上的脏水用袖子擦去。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走……”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徐老板哆嗦吩咐“回家!”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他双眼通红,透着想要杀人的怒火。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这件事没完!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其他类型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