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731章 巧舌如簧

    市公安局,第三审讯室。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高原被拷在审讯椅上,低着头,双手绞在一起,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韩彬等人进来之后,他才缓缓的抬起头,对着韩彬、江扬、包星三人仔细打量了一番。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高原晃了晃手腕上的铐子,“警察同志,你们为什么要抓我?”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韩彬坐在审讯桌旁,“你这认罪态度可不好,你自己做过什么应该很清楚才对。”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我承认我有错,但也不至于被抓到这吧。”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那你说说看自己犯了什么错?”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高原想了想,“我不该用假名字,更不该欺骗警方。”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你的真名叫什么?”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占通。”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高原是谁?”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是我堂兄,我们俩长得比较像,我就用了他的身份证。不过,我这么做并不是有意要骗人,而是为了找工作方便。”李占通叹了一声,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您应该也知道,我有前科,用自己的身份找工作会不太方便,尤其是保安这种工作,人家一听我有前科,肯定不会用我的。”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嗯,你到挺会给自己找理由,编的还挺圆满。”韩彬哼了一声,“李高原在哪?”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他在老家种大棚,也不怎么用身份证,我就用用。我知道自己这么做不对,但这应该也不算犯罪,不至于被抓到这吧。”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包星道,“你以为我是市刑侦大队是闹着玩的,真要为了这么点事,我都懒得多看你一眼。”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占通反问,“那我就不明白了,你们找我来有啥事?”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韩彬翻开了笔记本,“你认识韩伟龙吗?”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占通迟疑了一下,“认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你们俩什么关系?“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说朋友吧也算不上,一起吃过几次饭,算是熟人吧。”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韩彬继续说道,“据韩伟龙交代,你曾经主动找到他,请他帮忙做内应从殡仪馆里偷出了一具尸体。”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占通摇了摇头,“他肯定在胡说,根本没有这种事。”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你有没有给韩伟龙的妹妹转过钱?”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有。”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为什么给她钱?你认识韩伟龙妹妹吗?“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我不认识。”李占通应了一声,继续说,“是韩伟龙跟我借钱,说他妹妹生病了需要医药费急救。我这个人也是个热心肠就借给他了呗。”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因为是他妹妹得病了,我就直接转给她了嘛。”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韩彬记录了一下,继续问,“5月23号晚上,你是不是用沫沫软件跟韩伟龙聊过天?”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对,我是跟他聊过天。”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你们两个都聊什么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是这样的,我把借钱的事跟其他朋友说了,其他朋友就觉得我被骗了,我就想去他家里确认一下。他答应让我去了,说明他问心无愧,她妹妹确实生病了。”李占通说到这,有些感慨,“我还觉得自己枉作小人了,心里有些愧疚,事后,又给她妹妹汇了一笔钱。”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没办法,我这人就是心软,看不得这个。”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这么说,你非但没有指使韩伟龙协助你盗窃,反而做了一件好人好事。”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是这样的。”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韩彬反问,“那韩伟龙为什么会说你盗窃了一具尸体?”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哎……”李占通叹了一声,露出懊恼的神色,“我妈老早就跟我说过,让我不要这么心善,这个世界上有些坏了良心的人,你再帮他,都不会记你的好,升米恩斗米仇。”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韩彬重新审视了李占通一番,“你不去当编剧可惜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占通摆了摆手,“诶呦,我哪有那本事,大学都没上过,当不了,当不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韩彬继续下一个问题,“你是不是在西华村村北租了一间宅子?”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是,咋了?这总不犯法吧。”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我们在那具宅子里发现了一具尸体,你从哪弄来的?”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占通露出诧异的神色,“我不知道呀,我有段时间没在那住了,会不会是有人故意栽赃我。”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你觉得是谁在诬陷你?”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这我可不清楚。”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你租赁的那个院子里有个地窖,你知道吗?”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占通想了想,“不知道。”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地窖里放着一具棺材,你见过吗?”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没有。”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你摸过吗?”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没有。”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地窖里有几个风扇和电热器是不是你的?”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占通摸了摸鼻子,“不是。”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韩彬语气严厉,“我们在这三样物品上都发现了你的指纹,你怎么解释?”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占通答非所问,“这也不能说明我跟那具尸体有关呀?”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但这可以证明你撒谎了,你的证词不可信。”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占通深吸了一口气,“我不是有意撒谎的,我只是不希望你们怀疑我和那具尸体有关联。”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那我问你棺材、风扇、电热器上为何会有你的指纹?”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占通愣了好一会,“这些都是我买来用的。”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做什么用?”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我想在地窖里存放点东西,又觉得地窖里太潮了,所以就想烘干一下。”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你想在地窖里存放什么东西?”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腊肉。”李占通语气愈发坚定,“对,就是腊肉,我特别喜欢吃腊肉,但是腊肉有特别贵,就想着自己做一些腊肉吃。”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但是因为这段时间比较忙,一直没能做,谁曾想被人鸠占鹊巢了。还害的我被抓了,你说我冤枉不冤枉。”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这么说,你没见过那具尸体?”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真没有。”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地窖、风扇、电热器真的是用来做腊肉的?”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对,就是用来做腊肉的。”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那你跟我说说腊肉怎么做?”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腊肉先腌制,然后割成条,用竹竿架起来,然后我就用风扇和电热器风干,带走了多余的水分肉就不容易坏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就这么着?还有其他工序吗?”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占通摇了摇头,“我还没开始做,暂时就想到了这么多。”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韩彬追问,“我们在装尸体的真空袋上发现了你的指纹,这你怎么解释?”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占通哑口无言。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韩彬一挑眉,“从你刚才说的制作腊肉的过程中可是用不到真空袋的。”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我……”李占通额头上布满了很水,神色凝重,仿佛是在思考对策一般。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占通,那具尸体是在你租住的地方发现的,装尸体的真空袋上还发现了你的指纹,你赖不掉的。”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占通依旧没说话。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韩彬也不着急,坐在一旁静静的喝着茶水。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过了十来分钟,李占通才开口道,“警察同志,如果我愿意配合警方主动调查,能不能争取宽大处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当然可以,只要你主动交代,我们会考虑。”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占通缓缓的说道,“我承认那具尸体的确是我偷的。”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在哪偷的?”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琴岛医学院的教研楼。”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你的同伙还有谁?”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有韦宏喜,还有韩伟龙。”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韦宏喜就是跟你一起在博物馆工作的保安。”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是。”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韩伟龙也参与这具男尸的盗窃?”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对,他是主谋,是他让我们偷的。”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韩彬微微蹙眉,这跟他了解的情况有所不同,“你们偷尸体的目的是什么?”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占通答道,“我不清楚,是韩伟龙让我们偷的。”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你凭什么听他的?”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他给我们钱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怎么给的?”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他给的现金,给了我十万。还给了韦宏喜七万。”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那你为什么要给韩伟龙妹妹汇钱?”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是韩伟龙让我这么做的,他说这样可以混淆视听,扰乱警方的调查视线,让警方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主谋,疑罪从轻。”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好一个疑罪从轻,他倒是挺懂法律。”韩彬哼了一声。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占通摇了摇头,“这些我也不懂,都是他说的。”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韩彬整理了一下思绪,“你和韦宏喜为什么会去琴岛博物馆工作?”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占通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我们本来就在博物馆工作呀,这有什么问题吗?”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占通,那具女尸是不是你偷的?”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什么女尸呀?我真不知道。“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殡仪馆的女尸。”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占通说道,“我从来没去过殡仪馆,会不会是韩伟龙找其他人偷的?毕竟他是主谋,没准还有其他的手下。”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那我再问你,八月16号晚上你在哪?”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都过去这么久了,我得想想。”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占通搓了搓手,“那天我应该在上班吧,对,就是在是上夜班。”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你是博物馆的保安?”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对。”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那天晚上博物馆发生了一起盗窃案,你知不知道?”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占通耸了耸肩膀,“不知道,应该没有这件事,否则,我们肯定能发现。”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那天晚上,你故意让两个保安陪你打扑克,还故意输给他们,是不是为了给偷窃古尸的同伙创造机会。”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不是。”李占通笑了笑,“韩队长,我是博物馆的保安,博物馆从来没有被丢过东西,又何来被盗一说。你总不能用莫须有的事情安在我身上吧。”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那是因为,你们用一具假的尸体换走了真的尸体,所以博物馆暂时没有发现。现在我们已经把你抓了,监控也已经看了,你觉得博物馆会发现不了。”韩彬反问。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占通道,“您吓唬我也没用,反正我没在博物馆偷过东西。”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韩彬呵斥道,“李占通,你刚刚还说要配合警方调查,可你一直避重就轻,这就是你的认罪态度吗?”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韩队长,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只是参与了琴岛医学院的盗尸案,而且还是韩伟龙让我做的,我只是在外面望风,其他的我一概不知。”李占通露出一副无辜的神色。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都是韩伟龙在利用我,也怨我见钱眼开,差点就帮他背锅了。你说这人有多可恨。我现在才明白有些朋友是不能交的。”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韩彬敲了敲桌子,“李占通,你不要自作聪明,跟警方合作才是你唯一的处理,你要明白犯案的不是你一个人,你不招人,其他人也会招,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韩彬说完,起身离开了审讯室。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李占通一直在避重就轻,只承认自己偷窃了吴建飞的尸体,不承认偷过陆月娥的尸体,更不承认偷走了博物馆的古尸,而且还说自己只是个从犯。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如果按照这个定罪的话,他的罪名不会太重,也判不了多久。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确定博物馆的汉代女尸被盗了,找到更多的证据才能给李占通定罪。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包星追了上来,“韩队,您觉得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韩彬反问,“你觉得呢?”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包星下意识的说,“我觉得应该先找到陆月娥的尸体。”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韩彬点点头,“你去将博物馆的赖馆长请过来。”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是。”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包星离开后,韩彬又联系了队长马景波。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马景波带人去搜查李占通的家。不过手机并没有接通,韩彬也只能暂时作罢。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韩彬回到办公室后,重新看了一遍审讯记录,在脑子里梳理了一下案情,现在最首要的是要确定一点,博古馆里的汉代女尸是不是被调包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又过了一会,包星带着赖建华走进了办公室。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赖建华有些发福了,热的满头大汗,从兜里掏出手绢擦了擦,“韩队长,现在是什么情况呀?找到我们博物馆被盗的物品了吗?”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您请坐。”韩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们暂时还没有找到赃物,不过已经抓到了盗窃嫌疑人,正是贵博物馆的安保人员李占通和韦宏喜。”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对了,李占通冒用了堂兄李高原的身份证。”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这个名字我有印象。”赖建华点点头,追问道,“您说他是盗窃嫌疑人,他偷了博物馆的什么东西?”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那具汉代的女尸。”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赖建华愣了一下,摇头,“这不可能吧,我来的时候看过那具女尸好好的,根本没有被偷走。”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我之前说过,李占通他们做了长期的准备,伪造了一具干尸调换了汉代女尸。”说着,韩彬拿出了地窖里发现的那具干尸照片,“你看看这就是他们的试验品。”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那具汉代女尸已经被调包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赖建华用微微颤抖的右手接过照片仔细看了看,而后深吸了一口气,“这也不能说明我们博物馆的汉代女尸一定被盗了呀。”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你们还有其他证据吗?”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韩彬提议,“要证据很简单,只要化验一下那具女尸的DNA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这不可能!”赖建华毫不迟疑的拒绝,“汉代女尸的保存要求很高,除非你们有切实的证据,否则,我们不会同意打开保温箱。”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