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六十章 大脑秘脉、太玄灵飞

    柳生元和走到这个名为病床,实际上是个凹槽水池边上,低头仔细看了看这位无知无觉,躺在水槽里的松下明智先生。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看上去,这位松下先生被照顾的很好,虽然毫无知觉的躺在那里,但面色红润、身体上肌肉饱满,甚至还有点小肚腩。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不过,在他的身上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传感器,贴片的、探针的、导管的等等等等。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反正一眼看过去,最起码有三十多根导线连在身上,这还不算一些无线传感器。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柳生元和好奇的看了看这位松下先生浸泡的蓝色液体,伸出一根手指试了试,手指接触的液面一片滑腻,倒像是一种油脂,而且还有些温热。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把手抽了回来,看了看手指,却发现手指上什么东西都没有沾上。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是我们最新研究成果,0。5微米级集群式微型机器人,可惜,这种机器人的规模使用,对环境要求和能源要求太高了,而且只有大型计算机才能支持运作,所以只能在这种供能充分、温度受控的实验室中使用,还不具备推广的价值。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个供能槽里的机器人,可以起到清洁按摩皮肤,保持人体清洁的作用,另外也能作为传感器使用。”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果然科技发展到一定程度,各种成果就一定会殊途同归。’柳生元和暗暗的想,前世里有一种营养治疗仓,可以为人提供沉浸式游戏体验,最初就是在医院里对病人进行治疗时使用的。只是随着技术的进步,治疗仓的用途越来越广泛,最终取代了绝大多数治疗手段。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不过,那个时候的治疗仓使用的可是纳米级的机器人,甚至可以直接渗入体内,接驳神经,产生虚拟的神经信号,让人能直接进入虚拟世界进行游戏,远非0。5微米机器人可以比拟。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位是霍子德霍院士,专门研究人工智能的一个分支——群体智能的;那位是黄澄智,搞神经学研究的;刘老道你认识,我就不说了;张镇岳少将,你在日本见过;这位则是日本的细胞学池边贺作院士。”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看到病房内一众专家都围在一起,准备开始讨论治疗方案,日本方面的安保负责人桥本少校退出病房,在门口和小林熊光并排坐在一起。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小林君,你有个好女婿啊!”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哈哈,这可是我女儿的同班同学,他爸爸正巧是我失散多年的儿时好友,这两个孩子又对上眼,我们两个商量了一下,干脆就让他们订婚算了。只能说他和小女有缘份!”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小林君,长谷川君真的要离开安全局,参加明年的竞选”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嗯,长谷川君胸怀大志,国家安全局不是他施展抱负的地方。”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真是羡慕啊!为了自己的志向,毫不犹豫的放弃副局长这样的高位,我是做不到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长谷川君和我们是不一样的。”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你说,松下君到底能好起来吗”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不知道,这里是最后的希望了,如果这里面的人都没有办法,那么,世界上大概没有人能让他好起来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唉,这次要不是内部出现间谍,松下君绝不可能暴露身份,我们的安全工作还是有些疏漏啊。这次我们回去,小林君大概就要升职了吧”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要看上面的安排,我可不知道。”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哈哈,如果这次松下君能好起来,你就肯定升职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哈哈,借桥本君的吉言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小友,你看出什么来了”刘老道看着柳生元和再次将手伸入蓝色液体中,在松下明智的胸口按着。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刘老道特意等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别人也许对柳生元和为什么伸手按在松下明智的胸口会有些疑惑,毕竟传统中医可是通过把脉来判断病情的,没听说过有在胸口诊脉的,可是刘老道也是修成先天一炁的人,如何不知道柳生元和在干什么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位松下明智送到这里已经有两天了,该做的检查已经都做过了好几遍,大家也不是没商讨过治疗方案。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问题是现在一共讨论出三套治疗方案,压根就没有一套方案有超过百分之五十的治疗把握。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实际上,对于松下明智的病情,大家心里都有数,分歧倒不是在病情判断,而是具体该怎么治疗上面。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刘老道长这个问题其实不是想知道柳生元和能不能确诊松下明智的病情,这个问题是问给在场的大家听的。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因为柳生元和看起来实在是太年轻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剑圣是一个武道巅峰的称号,但医学和武道之间,虽然也有些共同之处,却不能混为一谈。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刘老道固然德高望重,可是在场的诸位也都是一方权威,刘老和方老二人坚持要柳生元和加入这个治疗小组,别人看在他们的面子上不会说什么,但是心里多少有些疑问。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位年轻人到底有没有资格参与这场事关重大的治疗,就要看他如何回答刘道长的这个问题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在场的诸位,都是医疗领域或者相关领域的权威级人物,他们什么奇能异术没见过连传说中的祝由科,这里都有好几个人见过。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刘老前辈,大家时间宝贵,小子就不废话了。这位松下先生身体状态基本正常,只有这里出了点问题。”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柳生元和伸手在松下明智的脑部中间,略靠右侧的地方点了一点。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刚才柳生元和虽然用内劲渗透了松下明智的全身上下,但是,对于大脑柳生元和其实没有太好的办法,甚至他都不敢将内劲强行渗透进去。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在他的内劲感应中,即使是昏迷中的松下明智,大脑处于一种相对沉静的状态,可也是一团光,根本无法分辨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不过这也不奇怪,柳生元和内视自己的头颅时,大脑也是一团光,根本分辨不出大脑的具体结构。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内劲这种东西,当然是在自己的体内运行最为顺利通彻,在别人体内就要打一个折扣,连自己的大脑都看不清楚,柳生元和凭什么能看清楚别人的大脑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是来帮忙治疗,当然不敢强行用内劲进一步渗透进去,别没帮上忙,反而坏了事,那可就没意思了,尤其岳父还拜托自己尽力呢!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只不过,虽然看不清楚松下明智大脑里的具体情况,但是,在一片明亮的大脑光团中,有一块地方暗了下去,柳生元和还是看的到的,别的地方都亮着,就这里暗了,不是这里出了问题是什么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哈哈,好,大家这下对小友的能力没什么疑问了吧”刘道长抚掌大笑。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厉害厉害,我看单以这种诊断的方式,连刘老师您恐怕都未必能胜过这位小友。”张少将也微笑着说,他和刘老道关系格外不同,所以开个玩笑倒也无伤大雅。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小友,大家讨论了两天,最后发现他脑子里的问题,恐怕是人为的!”方十年拿出一张核磁共振的成像图片。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你看,他在桥脑后方这个区域整体呈现信号紊乱阻隔状态,按这个面积来说,假如这块区域被全面破坏了,根本就活不到现在,反映核磁共振图片上,映出来的颜色也应该更深一些。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而他现在这个状态,我们分析很可能是一种事先埋入大脑的皮层的小型炸弹,不对,应该不能说是炸弹,应该是一种微型胶囊包裹的神经阻碍性药物。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种药物本身没啥稀奇,好多方法都可以做到,可是我们现在不知道他们到底是通过什么手段将胶囊埋入大脑,并通过什么手段控制胶囊释放药物。”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现在的难点是如何消除药物影响,让这部分神经重新正常工作。这需要从他大脑中取出部分药物样本,假如是溶解性药物,就要取出部分脑组织,分析药性,制备对应药物,才能让他醒过来。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当然,如果能取出些胶囊样本,我们应该可以逆向出这项技术。目前我们很怀疑这种胶囊是一种纳米层次的结构,只有这个大小层次的物体,才能在不损伤大脑皮层的情况下,植入脑部内层。”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我们现在有三套治疗方案,一种是通过开颅手术治疗,从外部清理病区,不过这个病变区域在大脑内侧,要剥开大脑皮层才能深入,这种手术的危险性太大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另一种是通过靶向药物,根据现在他大脑信号的异常变化,我们调制了一款专用药物,也许可以通过中和电解质来恢复他的神经通讯能力,只是现在针对神经的靶向药物还不成熟,而且是不是真的是电解质引起的问题也很难说,尤其是药物本身可能会有未知的副作用,治疗效果不敢保证;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最后一套方案就是通过武者的先天真气,尝试清理病区。不过以前从未有过使用先天真气治疗脑部损伤的先例,刘老道觉得也不是很有把握。”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不过三套方案综合比较下来,还是先天真气最安全。毕竟手术方案的合理性最强,结合先天真气施为,可以做到无创口手术,这是什么微创手术都比不了的。”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方十年方老最后下了结论。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方老,这先天真气小子可不会,有刘老在,您叫小子过来也帮不上忙啊”柳生元和不解的问。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当日在日本剑豪会里,大家曾经就武道方面的各个层次探讨了一下,给柳生元和补全了不少这方面的常识,方老当时也在场,应该知道自己是直接从先天一炁直接修成先天剑气,至于什么先天真气,自己连暗劲/真气都没练成过,哪里谈得上什么先天真气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个不用你操心,老刘负责这部分,不过,老刘年纪大了,人脑又太过精密,老刘担心力量有些控制不好,如果你能用先天一炁将病区周围护住,老刘动手的时候就不太担心损伤病人的大脑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原来如此,那小子可以试试。不过,小子的先天一炁还从未正式透入大脑过,不知道会不会出现问题。”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哈,这个我们早就想过了,老刘也给你准备了一份,对于后天真气来说也许很难,但对于你来说,渗透大脑并不为难,只要注意沿着几条头部特有的隐秘经脉,就完全没问题。”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小友,今天你先看看大脑的结构图和核磁共振的照片,还有这份你也***看。等到明天上午十点钟我们就动手治疗,植物人的事,越早抢救希望就越大。”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第二天上午十点。柳生元和这一晚上根本就没离开病房,就在边上的陪护人员休息室看了一晚的,这份原文是文言文,大概只有千把字,可是后面的注解至少有三万字,加上各种插图彩页,构成了厚厚一本册子。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时间宝贵,柳生元和对前面的文言文原版一扫而过,根本就没仔细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古代传下来的秘籍就这点不好,你不得真传,连人家写的是什么东西都看不懂,别的不说,就玄关一窍这个名词,在不同流派中就有不同解释。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有的说是眉心祖窍、有的说是丹田祖窍、还有的说是位于后脑、甚至还有一个流派,说玄关一窍乃是道窍,不在体内、不在体外,存在于一个虚构的空间中。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等关键名词都有这么多不同解释,一般人如果按照秘籍埋头苦练,岂不是自寻死路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反正,对着一本秘籍能练成神功的,柳生元和从未听说过。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不过,这本册子后面的现代文字注解可就写的明明白白,压根没有任何故弄玄虚之处。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刨去一堆云山雾罩的哲学理论,实际上主要就是一部头部经络图,人体中有许多系统,头上自然也有,只不过头部的经脉体系主体都在面部和头部表层,这本的最宝贵之处,在于它记载了六条大脑内部的隐秘脉络!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人的头部,在道门中被称之为六阳魁首,又叫六阳会首,意思是手三阳、足三阳这六条经脉,最后都汇集在头部,因此称之为六阳会首。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可是,无论在哪一幅经络图上面,能查到的都是头部表面的经脉走向,难道整个一个脑袋,精华都在脑袋的外壳上这当然不可能!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经脉分表里,也叫在躯体上表现为皮肤表层的阳络和内脏对应的阴络,针灸为什么要插入人体要是穴道真的只在人体表面那还用那么长的针干嘛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头部也是一样,只不过这些脑部的阴络,只有真正的秘传弟子才会学到,而且必定被老师耳提面命,绝不可以轻易尝试,其中凶险可想而知。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不过,这都是对于修行真气/暗劲的人来说的,对于先天一炁这种清而又清的力量,行走其中倒是没什么危险。可即使没什么危险,但你不知道路也是白搭啊,这份东西,对柳生元和来说,简直就是一份大脑地图外加指南针!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六条大脑中的阴络,让他可以比较安全的将力量运转到大脑之中,对柳生元和来说,简直就是价值连城!泱泱天朝,五千年文化,果然非是武魂这种相对简陋的修行方式可以比拟。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