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当厨神》最新章节 第904章:否定之印(下)

    “就这样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夏羽放下笔。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最终,纸上也只有寥寥三个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在他看来,这三个字,足够概括以往那些缜密的食戟条约。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一场豪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把整个厨师生涯作为赌注!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外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足球场馆般大小的飞天阁,却只有风吹一样的低语。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观众在窃窃私语。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嘉宾席,刘氏高层和一干受邀而来的业界人士,个个魂不守舍的样子。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刘老太公在台上,指挥工作人员,布置食戟场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原来7张厨台,撤掉其中5张,只留下对立的一组开放厨房,且设备、厨具什么的,全都换新,刘老太公甚至对一名管事道:“去,到府库,把府宅镇派的厨房设备,搬运两套过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场下,还没散掉的6名遴选者,你看看我,我望望你,皆一脸懵。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好端端的元宵盛会,怎会爆发出惊天食戟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好像,老太公早就知道此事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一名中年女性选手,突然这样说,几人顺她目光望去见刘老太公坐镇全局,早有准备的模样,偷偷暗吸了凉气,心说莫非这场食戟,老太公早就得知了而夏魔王、候补面点王,谁才是那个搞事者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呵。”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几人中有个声音笑道:“我看啊,是这个夏魔王主动挑事。卫主厨再怎么说,也是我中华界名声响当当的前辈。这几天我就有听说卫厨和这个夏魔王不对路,哈,美食界彼此不爽的冤家多了,要是一个个都如这个夏魔王,动不动食戟,中华界岂不是血流成河”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年轻人,锋芒太盛可不好。我看这夏魔王,今日十有八九折在卫厨手里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话不中听,却是有几分道理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不知内情的几名刘氏厨师,都是颔首赞同状。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唯独刘岚暗自摇头,斜一眼那个嘴脸刻薄的同族厨师,心道:“今天夏魔王夭不夭折,我无法判断。但要说这个少年,是挑事者,我看未必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有看这档综艺节目,虽说节目娱乐成分居多,但干货也是有的,毕竟三位嘉宾导师皆为麟厨,说不准,他们指点麾下学员无意泄漏的一句话,就被似刘岚这样的特厨引为真传,解掉某个积压好几年的难题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看了开年最新一季的节目,刘岚不傻,他看得出来,卫忠也绝对有搞事心思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一个巴掌拍不响。要是卫忠以前辈高人自居,为何对一个出色的后辈,横挑鼻子竖挑眼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正如网上对这档节目的观后感——满满搞事的气息!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卫忠要搞,夏魔王也要搞。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当双方都要搞时,于是,这么一码火星、地球对撞般的食戟,就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不过,食戟题目,食戟条约,会是什么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正当刘岚想到这。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轰隆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本就气氛寂静的场馆,有一串车轮声越拉越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上万双眼睛齐齐望过去,镜头也对焦。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视野中,是一辆车。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车,并非食材输送车,上面也非什么某某厨房用具,而是端放着一个超级大的炭炉!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令人瞩目的是,似巨鼎的炭炉,火光缭绕,而在旺盛的火堆中,埋着一根已经被烧成铜红色的金属棒!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炙热的气浪向四方八面铺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几名膀大腰圆的工作者,吭哧喘粗气,把车子推上舞台正中央,当车子停住时,另一侧有位被挡住的老人,负手徐徐走出,在镜头中亮相。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兰凤贤!”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蜀中第一老妖怪!”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兰凤贤面挂淡淡笑容。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不同于在兰氏府宅时的家居装束,此刻,这位负盛名的老前辈,穿玄色锦袍,头戴冠巾。这是一套较为隆重的礼服,要说穿的场合,新年祭祖时兰凤贤主持全局,身上就是这一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直播间,唐玉琼难以置信地捂嘴,秀目流露出一抹恍然,“我就说呢,这么大的食戟,岂是说开就开当场就能开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原来,主持者、主评审,早已经就位!”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看到兰凤贤,许多闻讯打开电视观看直播的业界人士,也有类似的想法。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之前他们对食戟,或许心有疑惑,毕竟,是麟厨的食戟大对决,从提请到拟定条约、商定题目,一般而言过程起码有半个月,但是呢,刚刚夏魔王提请食戟,卫忠接受,双方退场到后台,女主持祁青雁跟着上台说,请观众朋友们稍作休息,半小时后大片开幕。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食戟进程到这,到底谁才是食戟发请者,已经无关紧要。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有威望可坐镇全局的老妖怪,已然就位!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无论再怎么对这场食戟有疑问,那么,在直播画面中,看到隆重礼服出境的兰凤贤,所有怀疑尽皆消散!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食戟,是真的要开啦!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业界人士兴奋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线上,线下,不知多少个百万人,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食戟,奔走相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数个直播平台被人流涌的差些崩溃。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后台情况怎么样”刘老太公对紧张站在舞台一角的祁青雁问,这个女主持,在那一辆驮载大鼎的车子立在舞台中央后,就不停地抹汗,俏脸红扑扑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都很好!”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祁青雁回答,觉得嘴巴发干,向助手要了一瓶水,一口气就喝掉半瓶。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是么”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刘老太公拄拐杖,回头定睛看立于前方的那辆大车。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是本次食戟的主评审,同时,食戟文件与官方层面的一些事情,亦由我代为管理。”兰凤贤接过一个麦克风,开嗓缓缓地说,“时间差不多了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顿一顿,他抬头看上空的计时器。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全场观众跟着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恰好,时间来到夜晚九点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关于本次食戟,多的,我想不用解释前因后果,大家看到我身后这辆车了吗”兰凤贤侧身指回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众人屏息。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只见兰凤贤戴上一双隔热防烫伤的手套,手探进汹汹火热中,抓住那一根金属棒,并徐徐端起。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咔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几块红碳跌落在地,碎开,火星四溅的样子。现场一片咽口水声音。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当金属棒另一端展露时,人们才发现那是一块烧得彻红,圆圆的,扁平状,似材质为金属的圆形印章。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而且,印章上面有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当镜头给予特写,转播屏上一片火光,现场响彻惊呼: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难、难吃”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是难吃印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百年前,这是黑暗界用来惩罚失败者的酷刑!这是比死还要折磨人的刑罚啊,死了,一了百了,而被烙下难吃印,带着屈辱和被完全踏碎的厨师尊严卑微的苟活,这才是最恐怖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否定一切的……烙印!”叶飞舟在嘉宾席第一排,手抓死椅子扶手,眼神急剧变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一个,是他的同门大师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一个,是他心目中,被悄悄放到憧憬者位置上的大魔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无论谁输谁赢,只有一个能在中华美食界,继续的发光发热下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无法阻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叶飞舟暗叹。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是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既为天王门徒,被视为接班人培养,对中华界平静外表下面的暗流,多多少少也是有了解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夏氏是一头重归山林的猛虎。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白云阁则是展翅欲上天穹的白鹤。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不管结果,中华界势必要大地震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www.bookgew.com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